案例評析
CaseAnalysis

因故意過失導致他人飼養的寵物貓狗死亡的法律責任

作者 : 黎銘 日期 : 2020-09-03

案例:

甲女長期獨居租屋在外,飼養寵物犬相伴,因出國遊玩,將寵物犬託付給寵物店照顧。期間寵物店失火,寵物犬不幸罹難,甲女回國得知後,傷心欲絕。
問:寵物店應負之法律責任為何?

解析:

一、刑事責任部分:

  1. 刑法第354條規定:「毀棄、損壞前二條以外之他人之物或致令不堪用,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,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一萬五千元以下罰金。」國家行使刑事追訴權,以行為人的行為是否違反刑法規定為前提,而本條刑事毀損罪僅規定故意責任,依罪刑法定主義,不探討行為人的過失責任。
  2. 首先,須探究失火原因為何,若人為縱火,行為人主觀上有故意,客觀上因縱火行為導致寵物犬死亡,成立毀損罪。反之,若因寵物店內未設置合格的消防設備,以致失火,因刑事毀損罪不處罰過失責任,依罪刑法定主義,寵物店主不受毀損罪之處罰。

二、民事責任部分:

  1. 依民法第528條規定:「稱委任者,謂當事人約定,一方委託他方處理事務,他方允為處理之契約。」甲女將飼養的寵物犬寄放在寵物店代為照顧,甲女與寵物店主(自然人)間成立委任契約,寵物店負有妥善照顧的義務,如未依債之本旨而有違反,應負損害賠償責任。
  2. 承上述,若寵物店就照顧寵物犬受有報酬,應負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,而寵物店失火是因未設置合格的消防設備所致,應認寵物店主有過失,應負損害賠償責任。

依民法規定,寵物性質上定位為動產,所以甲女購置寵物犬所為支出,可請求寵物店賠償。

然甲女因寵物犬死亡而傷心欲絕,可否請求精神慰撫金?依大陸法系的傳統民法理論,僅權利主體的人格權或身分權受侵害,始得請求非財產上損害賠償即精神慰撫金。

而動物並非權利主體,飼主不得請求精神慰撫金,然現今社會普遍就動物尤其是寵物與人所具有之情感上密切關係,有時已近似於家人間之伴侶關係(companionship),若將動物定位為「物」,將使他人對動物之侵害,被視為只是對飼主「財產上所有權」之侵害,依我國目前侵權行為體系架構,飼主於動物受侵害死亡時,僅得請求價值利益,無法請求完整利益,亦無法請求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或殯葬費,此不僅與目前社會觀念不符,且可能變相鼓勵大眾漠視動物之生命及不尊重保護動物。

為與社會通念接軌,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消上易字第8號認為在現行法未明確將動物定位為物之情形下,應認「動物」非物,而是介於「人」與「物」之間的「獨立生命體」,針對加害人侵害寵物之行為,飼主則得依其性質類推適用民法侵權行為之相關規定,所以當他人侵害寵物所有人對於寵物之所有權時,無論寵物係受傷或死亡,寵物所有人所得請求之金額均不限於寵物市價之價值利益,而應包括回復寵物之完整利益,並得請求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,也就是精神慰撫金。

結語:

民事責任與刑事責任不同,保護的法益也不相同,所以寵物店主的過失行為雖然受刑法處罰,但仍應負民事損害賠償責任。

本件甲女得依民事委任關係,就寵物店主之過失行為,請求賠償。亦得依民事侵權行為之規定,請求縱火者賠償損失。就精神慰撫金部分,得類推適用民事侵權行為規定,請求寵物店主及縱火者,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。

回上一頁